期倏夜

来渣全职!=v=
图文两不修,挖坑专业户
谢谢每一个点赞的姑娘
双花本命少天本命
顺写以前萌过的CP
新浪微博 期倏夜

好怀念当年看的一篇儒家三花粮食文………可以怎么也找不到了………最近文荒啊求投喂!!!

我想说我之前马的太太们的文都还没来得及看呢,然后就…都删掉了…呜哇。

我好像很久没更新过了lofter了…这周更一个?

突然挺想看《凶宅笔记》的...以前下的TXT不全,看完之后就没再追了TVT求问有比较全的txt么...

就……永远慢半拍而且脑洞神出鬼没的我终于……总之,《任平生》后记

CP观排一个。娇花永远是我最爱的作者。

拖拉JI:

坦白说,我掉《全职高手》的坑,完全是因为我的亲友怨灵控。在她正式推我下坑之前,我身边已经有若干大小亲友在这个深坑里辗转并且试图安利我,但是直到她正儿八经卖安利之前,我一直都在坑边徘徊不前。


 


但是事实证明,处女座的好基友(蛇精病)都有着相近的审美趣味,不管我之前怎么哭着喊着说不要跳!坑!,但当我在一个月内看完两遍当时最新连载的部分时,我发现我确实喜欢上了这个故事,而为了感谢灵儿的推坑之恩,我决定写个故事送给她。这个故事,就是《任平生》。


 


我素来是个神经病鸡血型选手,开坑全凭一拍脑门,之所以决定写(伪)武侠,一来是我从来没写过武侠小说,二来,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在追坑的过程里,和灵儿不止一次说过,全职这个故事里好些角色和帐号卡的名字,实在是太有武侠风,实在很值得致敬一下。于是这个草率的决定让我在写作的过程里吃尽了苦头,也明白了有些事情就不是自己能做得来的,所幸好朋友们一路慨然拔刀相助,帮我缝缝补补,总算是惊险地让这个故事收在了二十万字上。


 


如果追过《任平生》一文的连载,特别是36家大院的初稿,会发现这篇文的开头实在是混乱得很,很多年前小刀曾经就说过我,“你怎么一想到写武侠小说就要从说书说起,这实在是太老套了”。奈何我就是这么老套乏味的人,既然决定写一个致敬式的武侠题材的同人,索性就把一些程式上的东西都做到——以雨和魏琛开头,也以雨和魏琛结尾。可以说《任平生》在开章时我已经想好怎么结尾,反而是中段是临时与几个朋友边闲聊边讨论出来的。结构一向是我的弱项,但这一次,因为有原著的人物托底,可以在情节和结构上略作一些修行,真是受益匪浅。


 


《任平生》这篇文的主CP是双花。张佳乐与孙哲平。这两个人在我还没有看原著时,灵儿就向我信誓旦旦地保证,你看完原著,一定会喜欢上这两个人物,这和你是不是萌他们的CP无关。事实证明,我的朋友果然了解我,我对张佳乐和孙哲平的喜欢,的确和他们是不是CP一点关系都没有。然而,同人在我看来就是满足读者的YY,让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并变得合理,让读者看完之后觉得“啊,这个同人作者真的喜欢这两个角色啊”,更让人觉得原著里的两个人就算是变成恋人,彼此之间的作为两个自然人的情谊也不会改变。抱着非常战战兢兢的心情以及对推我入坑的亲友的爱(笑),我鸡血而犹豫地开坑了。


 


之前我也说过,《任平生》一文中,我最大的遗憾是无法把同人和原著中的人物关系一一对应。为了剧情的合理性和阅读的乐趣,我把原著里的一些时间点和细节都打乱了:比如百花的师门传承,双花如何处遇为何分离,苏沐秋去世的时间点,韩文清比叶修先做上武林盟主,叶修的烟,黄少天的武器,孙翔和嘉世的关系等等,这真的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也是我的能力不足所致,惟有“血景”一章双花力挑嘉世、繁花血景与一叶之秋不分轩轾无关胜负是我私心的一点坚持,以笔写心,不后悔。


 


而另一方面,我始终相信的是,原著笔下的那个人物,才是性格最丰富最完满的。我能做到的,只是写出我所看见的这个人物的一部分。这些人物从始至终,都没有属于过我,我向原著借了一群人物,自己搭起一个框子——于是我笔下的张佳乐,偏向于对于自己的狠心,而孙哲平,则偏向于疏狂,因为喜欢原著里那群执着于荣耀的年轻人,我也花了很大的笔墨去描写《任平生》里的那一群人各式各样的执着:有的执着于道,有的执着于义,自由、尊严、和荣誉,我相信无论是在哪个时空,什么样的身份的他们,都不会放弃的。


 


我也一直喜欢平等、激烈而互相尊重的感情。在我看来,孙哲平和张佳乐这两个人,改变是不是情人,是否有肌肤之亲,都是可以托付生死的知己,哪怕因为选择走上了不同的道路,对于对方这个人的信任和尊重,始终不会改变。这也是为什么《任平生》正文里,我坚持让两个人的感情,始终维持在一个不捅破的局面——无论是可以为张佳乐赴死的孙哲平,还是可以为孙哲平赴死的张佳乐,在成为CP之前,首先都是令人尊敬的人。我心目中的理想爱情,永远是这两个人,是友伴,是亲人,是情人。


 


双花如此,喻黄如此,伞修魏叶乃至文中只稍稍提到一笔的韩张,我希望都是如此,我也相信定会如此。


 


之前说到朋友拔刀相助,临到收尾也得再细说一笔——因为倘若只我一人,《任平生》很可能写到一半就搁下了。是灵儿、瑟瑟和阿年一路陪我鸡血,不会写的打斗细节小菜和二叔慨然捉刀,字母戏写不好也有小刀加持,等到出本,多蒙陶陶和羊仔赐字,更有毛毛独力排版设计,以及满足我各种人性要求的Guest叁叁君,更不必说一路批评鼓励和提出意见建议的读者……《任平生》得以完文,真的是大家的功劳。


 


当然,最该感谢的,永远是写出《全职高手》的蝴蝶蓝。没有他和这个故事的启发,《任平生》这个潦草粗糙的故事也就是无根之木,无梁之阁,绝不可能有成文的一天。


 


谢谢大家,有缘再见。


 


 


 



喻文州的十句名言,句句美得让人心碎。

喻队!!!V587!虽说最喜欢的应该是少天的乐乐...不过苏的话是喻队和小事情...

被方王伤透心的衾哥哥:

由于画风不对,大多是魔力鸟,少部分还是教授的。


喻文苏就是苏。


OOC是我的天赋技能!




1,我站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是本赛季最佳新人的好朋友,也不是因为索克萨尔的操作人空缺,我站在这里是因为蓝雨会认为我具备的能力,我将会证明他们的决定是正确的。


   (当喻文州第四赛季担任蓝雨队长,引起一片喧哗时,他这样坚定的说)


2,我的挑战就是将蓝雨战术体系和少天的风格融合在一起。同时我也深知我必须赢得支持者,不过下场比赛后我会证明,有一天蓝雨的粉丝反对我,那不是因为我是个手残(笑),而是因为我的指挥和后防保护的问题。


   (蓝雨在满受质疑的手速200的队长带领闯进季后赛,新闻官提供的稿子里有他的话)


3,可能我说这个不合适,因为我自己没有结婚,不过如果我的队员追求女孩子或者和女友有着稳定的关系我会很高兴。虽然还是一样的打比赛,不过精神状态会更好,更守纪律,情绪更稳定。如果你在21或22岁的时候每个晚上都出去找恋人玩,这个做法对你的比赛没有帮助。


  (关于职业选手的感情生活,对于恋爱与比赛,喻文州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很多人怀疑他虽然没结婚胜似结婚了。)


4,“把嘉世出局都归结在叶修身上太轻率了。”


      (记者问到第八赛季嘉世成绩不理想,是不是和队长叶修状态下滑有原因。)


      ”不,无论是同为战术师还是队长,我都可以肯定,叶修没有出任何问题。“


      (记者不依不挠的举出各种数据)


     ”我对媒体人的偏颇态度持保留意见,少天也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见解,少天——“
     (记者说喻队谢谢我的问题问完了)


5,当时和王杰希队长打赌那场微草蓝雨的比赛输赢,那场蓝雨拿了6分,他不得不把赌注,也就是这件大衣买来送我。是的,穿上它让我坚定蓝雨的每一场胜利。


    (当死敌微草战队女粉丝嘲笑喻文州经常穿同一件大衣时,喻文州温和的回答了这位女性。)


6,少天是最具有攻击性的选手,他能把对方的主攻手打到吐血,或者气到吐血。


   (当记者要求作为队长的喻文州评价一下王牌选手黄少天)


7,有越多的人想要打败,他,就证明他有多强大。


   (第九赛季全明星刘小别竖中指事件后,喻文州拦住了准备开口的当事人)


8,······他想成为魔王,所以他离开天堂。在我看来,最好的战队就是蓝雨。


   (于锋离开蓝雨后,喻文州初次露面,被多家媒体围攻)


      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你可以刊登出去。第二好的战队是蓝雨青训营队伍。


   (喻队长的意思是百花不是一个适合发展的队伍么)


9,当初我对他说:瀚文,只要你能记住两件事,我保证你能够在G市获得成功:不要吃太多和不要忘记粤语发音。


   (小将卢瀚文在队长喻文州陪伴下参加第一次蓝雨发布会,喻文州谈到他和卢瀚文的对话之一)


10,你只需要告诉他们,我对他们说的一切都持反对意见。


  (当第七赛季,夜雨声烦在团队赛没有找到到机会,很多人炮轰黄少天不作为,记者只来得及拍到低着头的黄少天时就被喻文州拦下)


      



存个档

记一下最近想写的东西...都短篇...
古二 阿阮中心《草木有情》
愚异《百年孤独》(呃...某人看到别打我...今天被星罗岩那里的愚期萌到了...我就暗搓搓的萌一下...)
全职 双花《好梦如旧》
然后还有《鹧鸪天》我多久没更了π_π

不过一到学校就事多...拖延症又那么严重简直想死...!计划中的这几篇希望下周都能写出来...这周把学校的事处理掉然后游戏打完...

[全职高手][叶黄]情书[短篇]

我很少转文...还是 叶黄...因为大半夜的被虐哭了...想起来前阵子不是有个“用死亡梗写一篇甜文”的那系列精分设定么...这篇真的是个不错的例子...

妄想脑电波:

昨天看到了过世梗,突然一发不可收拾……||||||


乱,OOC,就不打活动TAG了……和原梗也不一样,但还是说一下是根据叶黄活动梗池110联想到的。其实这样真的没关系吗||||||不行的话请告诉我一声我锁起来……嗷呜呜呜!


※OOC


※OOC


※叶修过世








                            情书






 


TO: 叶修


 


    我觉得我就快要死了。


    真的!今天早上醒来时我没有立即起床,既没有伸懒腰,也没有看时间,什么都不想做,就像在梦里一样。天花板的角落有一大块墙壁发霉了,可能是天气的原因,G市的天气总是这样。你从前说不如直接搬去H市会更好,可是我觉得半斤八两。你当然想每时每刻都盯着你的兴欣战队,但我也从来不想离开蓝雨一步。每个赛季交换住处真的不是什么好主意,不过仍然解决了很多问题。起码我们不用再为这件事干架了,哈。


    可是啊,人老了,总是想安定下来,停在什么地方,永远不要离开。年轻时端在心尖上的执念,兀然从刀锋变成软糖;曾经为此奋不顾身的爱,忽然如烈焰融为烛火;从前巴不得什么都吵,什么都闹,什么都能翻天覆地,可现在却一天懒过一天。就像我有时候竟觉得说话很累,也许是你不在的原因吧。


    反正,今天早上我躺在床上,突然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死亡并不可怕。二十多岁的时候我想到自己将有一天会病卧在床,头脑混沌,手不能动脚不能踢,像一块腐烂的肉捱过无边岁月,就觉得特别痛苦。我曾经非常恐惧变老,变老意味着视力下降,手速衰退,反应减慢,变老意味着告别,离开,遗忘。但是当三十岁时我发现自己没办法跟上职业联赛的节奏那一刻,却觉得“只是这样而已”。我人生中最精彩的部分已经结束了,但这场戏还没有落幕,我还要拼下去,拼下去,拼下去,我有办法让自己活得高兴。我喜欢热闹,喜欢出其不意,喜欢峰回路转一击必杀,但细水长流竟然没有那么无法忍耐。这都是因为你。


    因为你。


    我还记得四十岁时你说要环游世界,我们用飞镖决定第一站,你扔偏了,飞镖打到台灯上戳碎了灯泡,这件事我笑了半年。你到底明不明白那个台灯离世界地图有多远啊???我可以活活笑哭!


    然后首先去的是北京。王杰希看到我们的表情像见鬼一样,好玩死了,你笑得耳罩都掉下来了,挂在下巴上。我笑了吗?我好像笑了吧!我也笑了,我们两个在零下十几度的室外笑了半天,结果王杰希砰地把门一甩,拒绝待客。最后还是打电话叫楼冠宁来接人,不然真的只能去麦当劳坐一晚上啦!你连酒店都没定,我真是服了你了。


    第二站去英国,可是我们两个都不会外语。我本来以为要报个旅游团才行,可是你竟然把你弟叫来了……好像每个人看到你表情都不怎么好看,但是他们最后都服了软。王杰希第二天也跑来带我们走了一圈,不是吗?堵车的时候我们在后座下跳棋,结果打翻了棋盘,弹珠滚得到处都是,有一个卡到座位底下拿不出来,谁都没有说。不知道他最后有没有发现?


    我经常会想起很多事情,大部分都是些好玩的东西,而好玩的东西里,一半关于你。你是我这辈子读过最好笑的故事,我每次想起那些情节,都能大笑出声。


    这多有意思啊。


    上个星期我去看望队长,在门口碰到他的曾孙女。小不点像一团软趴趴的棉花,正在楼下玩沙子,她把湿乎乎的泥土从花坛里挖出来,搓到黄溜溜的沙里。我给了她两颗糖,问她以后想做什么,她回答我说:“职业选手!”


    然后喻文州从院子后面走出来,拿着一本书,无奈地问我在干什么。他比所有人退役得都晚,也比所有人老得都慢,时间在他身上被发大得格外长,但我不意外,他能做到许多平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我也给了他两颗糖,多谢他教出这么可爱的女孩子。


    是啊,职业选手!她肯定会成为了不起的人,像苏妹子那样,或者像唐柔一样,要不然就像你,像我,像队长。我们曾经有过多么灿烂的梦想!职业生涯像一场浪漫的梦,它的余韵让我今天还在燃烧。


    总而言之,我开始一个个拜访那些故人。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这样做,可能是因为就要死了吧。前不久我想去看看小卢,可没有找到他。他居然出国旅游去了!他要是能早一点说,叫上我就好了,我闲得快要发疯。小卢本来不准我叫他小卢,于是我喊了一段时间翰文,觉得特别出戏,硬是又叫回了小卢。本来就应该这样,因为他们在我心里从来没有变过,你也一样。队长还是队长,小卢还是小卢,你还是你。


    叶修。


    嘿,我写你的名字,比你自己写得还好看。


    叶修。


    叶修。


    叶修。


    我想见你。


 


    我觉得我就快要死了。


    但这没什么可怕,我活得很长,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我度过了不错的一生,有美丽的梦想,血与汗的拼搏,一场又一场的战斗,还有笑与泪,鲜花、赞歌,与爱。


    现在我累了,想睡一觉。我可能会做一个梦,梦里面有你。


    你在那里。


    我知道你肯定会等我,站在路边,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我会冲上去重重拍你的肩膀,骂你破坏自然环境,然后我们一起走向下一段旅途。全新的旅途,全新的生活,全新的世界,全新的你和全新的我。


    可是我迟到了,再等我一下。


    反正我等你等得够久了,算你欠我的。


    你得等我。


    我一定会赴这场约会。


 


    因为我爱你呀。








Fin.

道妖脑洞来一发

因为挺萌道士×妖怪设定的...一直想自己撸一发...于是开了个谢乐道妖三世恋的魔性脑洞...
乐乐是豹妖,第一世的谢衣还是个天不怕地不怕除妖业务不熟练的小道士,因为和师父修道观念不同离开山门,遇到正在遭遇天劫的小豹妖,没忍心下手反而救了一把,成就“半师之份”。沈夜修成紫薇星君,但和谢衣的瓜葛仍在继续,谢衣便将自己的元神注入谢偃之身以为第二世(想扯老板的渡魂术...)。谢偃隐居山中偶尔出门除妖遇到了豹妖乐乐,然而渡魂之术不得长久,偃身消亡后魂魄被豹妖乐乐收束在自身内丹之中。豹妖游荡百年又遇到占着谢衣元身的初七,中间balabala反正最后乐乐为了让初七获得真正的强大与自由挂掉了,内丹给了初七,初七又成了谢衣...又去捡了头小豹子养...

#设定这么大我写出来也是坑##脑洞居然BE我太丧病了#

我就丧病一下OTL...虽然鹧鸪天也是脑洞产物...不过这个三世梗大概不会写吧...有机会写短篇...?
还有每次说乐乐我都要在张佳乐和乐无异之间切换一下...!

[全职高手] 鹧鸪天10

*古风架空,主CP双花,副CP喻黄以及小黑屋里的伞修……

*前文链接《鹧鸪天》09

——————————————


  10

蓝河提着灯在前头领路,一行四人在幽暗里前行了一阵,随后又是一阵机关的响动。

暗门打开露出一间不大的屋子,靠墙处摆着一张罗汉床,听到响动原本跪坐在床榻上耳朵贴着墙壁的少年跳了下来欠身轻语,“喻大人,黄少,你们来啦。”

喻文州点头示意,对张佳乐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复又回去问那个少年:“如何?”

“才开始。没耽搁。”

张佳乐这才看清少年的脸,虽然还透着稚嫩但却神采奕奕的,不仅是见之则喜了,还有无尽的精气神儿感染开来——张佳乐觉得有点熟悉,大概是这股子活泼劲儿有点像黄少天的缘故?但是好像又不只是这样……他突然轻声叫了起来:“啊!你是……你是哪天撞我塞纸条的那个孩子!”

少年嘻嘻一笑行礼:“瀚文见过百花殿下。”

“呃……不用不用……”张佳乐连连摆手,这十年里哪儿还有人喊他殿下,一声“公子”就是客气的了,突然之间被这么尊称了,他倒是又感慨又不习惯。

“嘘——”已经上了塌的喻文州示意他们小声,然后向张佳乐招手,“佳乐你也来坐。小卢守好门。”

张佳乐依言坐上了罗汉床的另一侧,早有蓝河在中间的矮几上奉了茶水。黄少天也不别扭,除了鞋袜就去和喻文州挤坐在了一处。

“你看——”喻文州又示意了张佳乐,张佳乐这才发现自己身侧的这面墙上有一个高度正好的小孔,他靠过去恰好能借此窥探隔壁房间的情景。

然而一看之下他不由诧异,第一眼看到的……是孙哲平?

由于方位的原因,暗间中的张佳乐看到的只是那桌人的背面,但他还是能确定他看到的背影是孙哲平无疑,也难怪喻黄二人要故弄玄虚的让自己“看好戏”。只是另一个人他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是谁了。

好在孙哲平给了他答案。“刘大人能百忙中邀哲平一叙,哲平不甚荣幸。但哲平是粗人,糙惯了,这莺莺燕燕的佳人……不怕大人笑话,哲平还真是不习惯。”说罢已是不着痕迹地推开了侍酒女子意欲搂上自己脖子的柔荑。

刘大人?是刘皓?孙哲平这么一说张佳乐就想起来了。之前他为自己谋划出路的时候就对朝中官员进行了一番了解和比较,刘皓,这位陶相国手下的第一重臣、炙手可热的户部尚书,就算是平民百姓想要完全不知道这位大人也是很难。他也只是因为没怎么见过刘皓才和背影对不上号。

“哈哈哈哈,”刘皓也不在意,爽朗一笑挥了挥手就让侍酒婢女下去了,“好说好说,今日是特地请孙将军来咱们好好叙叙同僚之谊,这些蒲柳之姿将军看不上也是自然的,不过将军要是看上什么尽管开口,蓝溪阁有几个不错的小倌儿我也略知一二,将军既然肯赏光前来,那我可一定要让您尽兴而归啊!”

“多谢大人美意,不过也不怕大人笑话,哲平府里头还有个会折腾的主儿,要是哲平今夜在此处贪了欢,回府了惹一身酸水不说,就怕是要误了明日的早朝啊!”

张佳乐过了好半天才在喻黄二人的眼神中反应过来这句话说的是自己——喻文州还好,他一贯温和克制,此时也不过笑的略有些高深莫测而已,说不定连这点高深莫测都是张佳乐自己觉得的。但黄少天就不同了,弯弯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还频频点头,有的说成没的没的说成有的一向是黄少天的拿手好戏,张佳乐心想这人几时连眼神都修炼到了嘴皮子的境界了。

“喂!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啊!没有的事!他他他……谁知道他干嘛那么说!顶多就是挡箭牌……”张佳乐越说声音越低,以至于最后他自己都觉得担了这“莫须有”的心虚了。

“佳乐你脸红了。”喻文州确实人好,他只是陈述事实。

“你们……!”张佳乐安慰自己口才捷思只应用于正途,这种耍无赖的旁门左道……他那是不屑于去争辩!

于是不屑于去争辩的张佳乐继续听席间二人的谈话。刘皓稍微愣了下就了然的笑了,“原来是这样。想必那百花殿下的功夫有些了得,才能让咱们孙将军都另眼相待啊!说起来百花这两年似乎是有点起色了,是叫邹远吧?那黄毛小子接了族长位子后倒也做了点事,不过百花终究是成不了气候啦,要让邹远知道他们的殿下在这儿……哈哈哈,不知道会是怎样精彩的表情啊!”

暗间的气氛霎时急转直下。黄少天看到张佳乐咬着下唇,双手紧握成拳,发白的指节透露出他此刻内心的愤怒和悲凉。这大概是他质居盛京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听到百花的情况吧……黄少天拿手去覆在张佳乐的拳头上,轻轻拍了拍以示安慰。“没事。”张佳乐偏头凄然的笑了一下,“百花还在。”

还在。百花还在。所以他一定要回家。一定要回家。

但所有的安抚都比不上孙哲平接下来的这句话——

“呵。”孙哲平短促的笑了一下,因为短促,也叫人分辨不出其中的情绪到底是轻蔑还是不以为然,或者是轻蔑百花还是不以为然刘皓。“昔有勾践卧薪尝胆,百花那小子若是真有心,他家殿下的屈辱反倒能激出点儿发愤图强的劲头来。”

方才心头还一片凄凉仓惶的张佳乐听到这里几乎是要滚出热泪来。怎么不是!如何不是!他就像是流落在外的孤雁,望不到去路也看不见归途,猎人箭弩的准心对焦着他,孩子贪玩的弹弓戏弄着他,无处可栖息无处可舔伤,他就这样担惊受怕孤独忍耐的在盛京这座牢笼的上空盘旋了十年,默默承受了所有的艰辛折辱,变得温顺驯服附声和鸣。他将那份为了天涯相隔的同类少受猎人的追杀、为了自己终有一天能够翱翔苍穹回归故里的心深深掩藏,没有人知道,没有人体会。

然而在这天,他的苦心孤诣他的忧愤无助,终于有一个人了解了。

终于有一个人拨开重重瘴气,走到了他的心底。


 ————————————

又刷了一把双花XD~决定暂时把伞修的tag去掉…因为确实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到伞修OTL估计写了也不会很多…等写到了再打吧XD相信我有一颗伞修的心啊!

其实这章本来是要写刘皓和孙哲平对手戏的……但是剧情苦手表示不会设置冲突OTL结果就不小心爆了双花感情戏的字数……下章应该就不会再拖剧情了吧OTL

然后明天滚回学校了,更新的速度大概就…呃TVT